昨天看到一個新聞,標題是:"酒後牽機車,也算酒駕"

http://udn.com/NEWS/SOCIETY/SOC6/6583537.shtml

就是一個男子酒後牽車要女友載回家前,被警員發現,要求酒測,

男子拒絕酒測,被警員開了一張六萬元的罰單並被吊銷駕照,

男子不服向交通法庭提出異議,

法官認為牽車也算駕駛機車,裁罰有理,駁回男子的異議~

 

其實警員開的罰單是針對"男子拒絕酒測的行為",

至於牽車算不算酒駕,

根本不需要討論,因為進行酒測並不以"酒駕"為要件,

法官討論"牽車算不算駕駛機車""酒後牽機車算不算酒駕",

並援引高等法院的裁定當依據,

實在沒有必要(頂多是說:喔,有人這樣判過)~

 

我認為,酒駕=駕駛機車/汽車(A)+喝酒(B),

基本上一個人有A行為(駕駛機車),警察合理懷疑有酒駕,

就可以要求進行酒測,確定是不是另外構成B,

男子就是在爭執:我的行為不是A(駕駛機車),所以不能酒測,

問題是,你還是要配合酒測阿,

是不是A(駕駛機車),可以事後討論,是不是B(有喝酒)有時效性,

時間過了酒力退了就沒辦法確定有沒有構成B,

"不是駕駛機車"為理由拒絕酒測,怎麼看都沒有正當性~

 

交管條例聲異【裁判全文】
臺灣板橋地方法院交通事件裁定    100年度交聲字第2227號
原處分機關 交通部公路總局臺北區監理所蘆洲監理站
異 議 人
即受處分人 魏辰宏
上列異議人即受處分人因違反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案件,對於
交通部公路總局臺北區監理所蘆洲監理站於民國100 年6 月24日
所為之北監蘆字第裁46-C00000000號裁決處分,聲明異議,本院
裁定如下:
主 文
異議駁回。
理 由
一、原處分意旨略以:異議人即受處分人魏辰宏於民國100 年6
月14日0 時0 分許,駕駛車牌號碼FRF-106 號重型機車(下
稱本件機車),行經新北市三重區○○○路3 號前(下稱本
件路段),因有「拒絕接受酒精濃度測試之檢定」之違規行
,經新北市政府警察局三重分局大同派出所執勤員警當場
掣單舉發,並經原處分機關查證後,認違規屬實,乃依道路
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35條第4 項之規定,裁處罰鍰新臺幣(
下同)6 萬元、吊銷駕駛執照,3 年內不得考領駕駛執照等
語。
二、異議意旨略以:其於100 年6 月14日(應係13日之誤)晚上
約11點在新北市三重區○○○路與重新路之天台KTV (下稱
本件KTV )唱歌,當天因有喝酒,所以準備將摩托車交給其
未喝酒的女友駕駛,當時車子停於停車格內,其女友難以牽
出,所以其把摩托車牽出來外面約5 至6 公尺處交由其女友
駕駛,車子一直是在道路的白線內且並無駕駛,後來警員要
求其酒測,因其認為並無駕駛交通工具,何需酒測,爰提出
聲明異議,請求撤銷原處分云云。
三、按汽車駕駛人拒絕接受酒精濃度測試之檢定者,處6 萬元罰
鍰,並當場移置保管該汽車及吊銷該駕駛執照;汽車駕駛人
曾依同條例第35條第4 項前段之規定吊銷駕駛執照者,3 年
內不得考領駕駛執照,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35條第4 項
前段(裁決書漏載前段)、第67條第2 項(裁決書漏載第2
項)分別定有明文。又汽車駕駛人,因違反同條例及道路交
通安全規則之規定,受吊銷駕駛執照處分時,吊銷其持有各
級車類之駕駛執照,同條例第68條亦有明確規定。而所謂「
汽車」者,係指在道路上不依軌道或電力架線而以原動機行
駛之車輛(包括機器腳踏車),同條例第92條第1 項規定所
授權訂立之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2 條第1 項第1 款規定甚明
。是以機器腳踏車駕駛人如有上開違規情形,當有前揭道路
交通管理處罰條例處罰規定之適用。
四、經查:
(一)異議人即受處分人魏辰宏於100 年6 月14日0 時0 分許,駕
駛本件機車行經本件路段,因有「拒絕接受酒精濃度測試之
檢定」之違規行為,經舉發單位警員當場掣單舉發,嗣經原
處分機關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35條第4 項之規定,裁
處罰鍰6 萬元、吊銷駕駛執照、3 年內不得考領駕駛執照等
情,有舉發單位新北市警交大字第C00000000 號舉發違反道
路交通管理事件通知單、原處分機關100 年6 月24日北監蘆
字第裁46-C00000000號違反道路交通管理事件裁決書各1 紙
附卷可稽,且為異議人所不否認,此部分事實堪先認定。
(二)異議人雖以前詞置辯,惟所謂「駕駛機車」,係指駕駛機車
、使機車移動、行駛在道路上,亦即凡以人力、電力、獸力
或其他方式,使機車在道路上行進,均屬之(參照臺灣高等
法院98年度交抗字第1345號交通事件裁定)。故異議人將本
件機車由停車格內牽出,並於道路上牽移5 至6 公尺遠之行
為,已核屬駕駛本件機車之行為。
又異議人自承於案發前1
小時(99年6 月13日23時許)在本件KTV 有喝酒,則其於離
開本件KTV 後駕駛本件機車之行為,自屬酒後駕車之行為,
亦無疑義。從而,異議人於本件酒後駕車時經警發覺而拒絕
警方對其實施酒測之行為,當屬拒絕酒測之行為,洵堪認定

(三)綜上所述,
異議人駕駛本件機車行經在本件路段,確有「汽
車駕駛人拒絕接受酒精濃度測試檢定」之違規行為,原處分
機關據以裁罰,於法有據,
異議人聲明異議為無理由,應予

駁回。
據上論斷,應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7條第2 項、道路交通
事件處理辦法第18條,裁定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00 年 8 月 12 日
交通法庭 法 官 李俊彥
上列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裁定,應於裁定送達後5 日內敘明抗告理由,向本院提
出抗告狀。
書記官 林文達
中 華 民 國 100 年 8 月 15 日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klaw律師的房間

kl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小兔快來吃紅蘿蔔
  • 我覺得
    須配合警察酒測的對象, 是隨便在路上看到的人都須配合呢, 還是說駕駛人才需要
    如果是前者
    那麼是否酒駕就是首要必須先釐清的事情
    再根據後段的解釋
    該騎士的牽車行為亦屬於駕駛機車的範圍內
    自然酒後牽機車=酒駕也就成立
    那拒絕配合酒測也就一併成立
    如果酒駕只針對汽機車駕駛者
    如果不構成酒駕行為
    那判騎士拒絕酒測自然失去正當性
  • 你說酒測前要先確定是否"酒駕",問題是酒測就是為了確定有無酒駕勒,
    如果都可以確定是酒駕了,還酒測幹嘛?

    酒駕=駕駛機車/汽車(A)+喝酒(B),
    基本上只要有A行為(駕駛機車),警察合理懷疑有酒駕,
    就可以要求進行酒測,確定是不是另外構成B勒,
    男子就是在揮說:我的行為不是A(駕駛機車),所以不能酒測,
    問題是,你還是要配合酒測阿,
    是不是A(駕駛機車),可以事後討論,是不是B(有喝酒)有時效性,
    時間過了酒力退了就沒辦法確定有沒有構成B勒,
    以"不是駕駛機車"為理由拒絕酒測,怎麼看都沒有正當性~

    klaw 於 2011/09/13 22:36 回覆

  • 小兔快來吃紅蘿蔔
  • 我覺得
    須配合警察酒測的對象, 是隨便在路上看到的人都須配合呢, 還是說駕駛人才需要
    如果是“後”者 → 前面留言打錯
    那麼是否酒駕就是首要必須先釐清的事情
    再根據後段的解釋
    該騎士的牽車行為亦屬於駕駛機車的範圍內
    自然酒後牽機車=酒駕也就成立
    那拒絕配合酒測也就一併成立
    如果酒駕只針對汽機車駕駛者
    如果不構成酒駕行為
    那判騎士拒絕酒測自然失去正當性
  • 回答同上

    klaw 於 2011/09/13 22:36 回覆

  • 小兔快來吃紅蘿蔔
  • 我用詞不嚴謹, 應該是說
    如果不構成"駕駛行為"
    那判牽車的騎士拒絕酒測自然失去正當性
    此前提是酒測是基於有酒駕嫌疑的"駕駛人"
    而非所有用路人(包括行人)

    不過你後面有說明
    牽車亦屬駕駛機車的行為
    所以法官的說明
    至少給了很多人一個機會教育
    我覺得這點倒是滿好的

    ps. 當中還有個問題想請教, 行人也須要配合酒測嗎?!
  • 悄悄話
  • 悄悄話
  • Tender Kuo
  • 版大您好,按台灣現行的法律於本案中酒測僅適用於警察職權行使法第8條第1項第3款「要求駕駛人接受酒精濃度測試之檢定」及道路交通事故處理辦法第10條第4項「肇事之汽車駕駛人拒絕接受或無法實施酒精濃度測試,或疑似吸食毒品﹑迷幻藥﹑麻醉藥品及其相類似之管制藥品者,警察機關應將其【強制】移由受
    委託醫療或檢驗機構對其實施血液或其他檢體之採樣及測試檢定」,所以該君的行為需符駕駛或肇事方可進行酒測及相關罰責,這就是為何判決書要解釋牽車視同駕車行為,不過個人並不認同這個解釋,若適用則牽車者是否需有駕照,是否需戴安全帽等種種衍生之問題。
  • 這是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就是我可不可以主張我並非駕駛人或無駕駛行為而拒絕酒測?
    如果都可以的話,那酒測是形同虛設勒,因為光是盧這個就可以拖延酒測時間到酒醒為止,所以"是否為駕駛行為"是不能在當下爭執的,以這個為理由拒絕酒測,被罰是應該的~
    基於上開理由,你提到的相關法律之駕駛人要件,應該做極為放寬的認定,法院應該是在這樣的考量下做出那個奇怪的判斷~

    klaw 於 2011/09/21 13:23 回覆

  • Tender Kuo
  • 謝謝版大的解釋,法津的定義應是很嚴謹的,就連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35條第4 項之規定「汽車駕駛人拒絕接受酒精濃度測試檢定」,也明確的指出受測的標的為駕駛人,受測者可以主張他的權利,那警方的酒測自當負有舉証被測者為駕駛人義務,其實錄影存証非困難之事,以本案來說,就是沒有直接証據可証明該君為駕駛人,所以才會產生解釋牽車視同駕車這種鳥事,若本案該君真屬牽車,不論是否屬駕車行為,就此判決應有違比例原則,我想當初酒測的立法是考量駕駛人對其他用路人所產生的危害,無駕駛行為者所產生之危害不可相比。
  • 重點是"是否為駕駛人""是否為駕駛行為"是事後可以再來確定的,但在當下不應該以此為由說:喔,我不是駕駛人,所以可以拒絕酒測,因為"有無喝酒"是當下不作,嗣後無法確定的~

    klaw 於 2011/09/21 23:04 回覆

  • 蝸牛
  • 不是駕駛人本就沒有配合酒測的義務,執法員警如強制沒義務的人民酒測,涉觸刑法強制罪責,可以提告。
  • 是否是駕駛人,不是人民自己說的算,也不是警察說得算,
    而是由法院(事後)審理才會做出判斷,
    法院不可能立即出現在現場進行這樣的判斷,
    在那樣的情況下,人民主張自己非駕駛人這件事情,
    不能當成免除酒測義務的理由,
    因為有無酒精反應,是立即要採證的證據,
    至於是否為駕駛人,事後可以判斷,
    當場爭執這個,不會是阻擋酒測的正當理由

    klaw 於 2015/08/01 18:45 回覆

  • 訪客
  • 法院的判決未必正確,例如
    法院的看法「惟所謂「駕駛機車」,係指駕駛機車
    、使機車移動、行駛在道路上,亦即凡以人力、電力、獸力
    或其他方式,使機車在道路上行進,均屬之(參照臺灣高等
    法院98年度交抗字第1345號交通事件裁定)。故異議人將本
    件機車由停車格內牽出,並於道路上牽移5 至6 公尺遠之行
    為,已核屬駕駛本件機車之行為。」
    就此,有汽機車拋錨於車道上,為避免發生後車追撞的危險,幫忙推車移置於路邊的人(酒測值超標),其推車行為也可視同駕駛行為嗎?其酒駕行為該罰嗎?

  • 你舉的例子(推車離開道路),
    即使有酒精反應,法院事後若認定非駕駛行為
    並不會構成犯罪
    但是勒,在那個當下,無法確認是否為駕駛行為時,
    或警員認為是駕駛行為,駕駛認為不是,這樣的情況
    還是要配合酒測,
    否則大家都用這個理由拒絕酒測就好拉,
    反正事後到法院,即使法院認定是駕駛行為,
    警方也無法提出駕駛人酒測證據勒~


    是否是駕駛人,不是人民自己說的算,也不是警察說得算,
    而是由法院(事後)審理才會做出判斷,
    法院不可能立即出現在現場進行這樣的判斷,
    在那樣的情況下,人民主張自己非駕駛人這件事情,
    不能當成免除酒測義務的理由,
    因為有無酒精反應,是立即要採證的證據,
    至於是否為駕駛人,事後可以判斷,
    當場爭執這個,不會是阻擋酒測的正當理由

    klaw 於 2015/08/01 18:48 回覆

  • 訪客
  • 本案酒測的法律依據:警察職權行使法第八條第一項第三款規定作為依據,即警察對於已發生危害或依客觀合理判斷易生危害之交通工具,得予以攔停,要求駕駛人接受酒精濃度測試之檢定。就酒後推車行為是否符合「已發生危害或依客觀合理判斷易生危害之交通工具」已有疑義,將酒後推車行為人視為駕駛人亦為過度擴充的解釋,依此,難道酒後看到交通事故,於雙方合解,協助事故機車推移路邊的善舉,也可變身成酒駕處罰的對象嗎?(此外臺灣桃園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判決102年度交字第293號可以參考)
  • 酒後推車行為當然不等同於駕駛行為,
    但仍可能是一個駕駛前準備行為(推到馬路上再騎),
    甚至可能是看到警察後才下車推車之行為,
    這時警察認定屬於客觀合理判斷易生危害的情狀要求酒測,
    並非沒有理由,當事人不得拒絕,不然吃罰單是必然的~

    至於到底是否為駕駛行為,事後讓法院去判斷,
    只要法院認定不是駕駛行為,當然不會用酒駕處罰,
    但是那是事後再做確認的事情,
    在當下警察有合理懷疑時,你還是有配合義務,
    否則大家遇到警察都下車推車說自己不是駕駛行為,
    就可以避開酒測,那也不合理阿

    klaw 於 2015/08/05 10:45 回覆

  • 訪客
  • 本案證據顯示只有單純的酒後推車行為(最多僅可能認定是一個駕駛前準備行為)
    但這種行為是否屬於「客觀合理判斷易生危害的情狀」做為警察要求酒測適法性的依據存在爭議
    警察蒐證有侵害人民合法權利之虞時應有法律的授權才有正當性
    程序正義未能遵守是對法治嚴重的破壞
    法律的解釋不該隨意類推擴大解釋
    否則易形成審判者變身成造法者的違憲之舉
  • 你講得蠻有道理的,
    不過實務上往往不是這樣認定的,
    處理過你就會對司法系統產生懷疑~

    klaw 於 2015/08/06 14:1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