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初體驗-接棒V.S.不接棒

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你的抉擇是!?

 

又是忙碌的一天!

跑完場、趕完攤,回到家看完新聞、吃完不知是晚餐還是宵夜的杯麵後,又接近凌晨時分,……。

總在這時候矛盾地問自己:「政治真不好玩!我到底為誰辛苦為誰忙…..」,

但掌心卻依稀記得被選民溫暖雙手緊緊握住的感覺,內心仍為剛才選民鼓勵的言語而悸動著。

也許,就是這份感動與溫暖讓我始終執迷不悔,樂於工作吧!

 

自民國87年底第一次當選立法委員至今,連任二屆並成為目前全國最年輕的國會議員,

記不清有多少次被問起:為什麼會走上從政這條路?」而談及我的「政治初體驗」,

我總會不由自主的想到這句話--「人生是由一連串的意外組合而成!」

 

的確,輔仁大學法律系、北京大學經濟法碩士,身上有著 講求理性、正義、公平等法律人性格的我,

和同期陸續成為律師、司法官等傳統「法律人」的同學相比,「從政」的確是我 生命中的一大意外。

這近五年政治場域的洗鍊,我深知,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我們也許不能完全「掌控」自己的抉擇,

但是,我們卻可以決定如何「看待」自己的抉擇。

政治這條路,於我,是人生中一趟意外而美麗的旅行,亦是一次不易的修行。

 

我是家中的長女,父親曾擔任十餘年的民代,我的成長歷程一直與政治緊密相連;

拉票、拜票、謝票、處理選民服務案件……。

雖然我是六年二班的E世代年輕人,但對政治的辛酸與苦樂,我從不陌生!

也因此,參政從不在我的生涯規劃之中!

還記得,大四即將畢業時,導師問全班同學對於未來五年的生涯規劃時,

我很篤定的回答:「準備三考-研究所、律師、法官」;

希望畢業3~4年內能考上律師或法官,從事法律工作,然後再考慮結婚、生子。

我想這或許是很多法律人的標準答案,而當時我也以為自己的一生大概也是如此。

 

從政的第一個意外來自於畢業後的半年,我看到媒體對北京大學台灣留學生的報導,

想想如果能考上北京大學研究所,進而考取兩岸的律師資格,那未來的律師工作一定更有意思!

當下我收拾行李就搭飛機去北京大學看看學校環境並到理工大學報名考試。

5個月後幸運的考取了北京大學經濟法研究所。

懷著喜悅的心情,我進入北大並努力唸書準備學業與律師考試。

 

在一次與同學的聊天中,第二個意外來了!

原來當時中國大陸並未開放台灣學生考大陸的律師執照!

這個消息有如晴天霹靂打亂了我整個生涯規劃。當時我的心情真是進退維谷,

回台灣,北大學歷不被台灣承認;留在大陸又無法考律師。

當時左思右想、唯一的方法只有到美國再念一個碩士了,

於是我努力K書並提早寫論文,準備爭取2年提前畢業。

 

但是爭取提前畢業的工作並不順利,指導老師雖然同意但被學校打了回票。

無奈的我因學分已修完且論文也大致完成,

所以導師同意我研二下與研三這一年半的時間可以自由運用,

只要一年半後我再回北大口試論文即可。

於是我便回到台灣準備托福考試與申請美國學校。

 

此時,決定性的意外來了!

第四屆立法委員選舉即將來臨,但因為凍省之故,

台南市立法委員名額由四名增加為六名,依規定每五位就必須有一席是婦女保障名額。

而在一次偶然的餐會中,國民黨台南市黨部主委與地方大老發現了我,

他們希望我能代表國民黨參選第四屆的立法委員選舉,爭取婦女保障名額。當時,我只有24歲。

 

說不惶恐是騙人的!雖然從小到大我對政治並不陌生,

但抬轎與坐轎不同,況且從政從來都不在我的生涯規劃之中,

一下子突然要我將人生的目標180度大轉變,實在令我難以接受。

當時面對長輩親友的勸進,先是父親動之以情:

「爸爸從政十餘年,將大部分的時間與精力都奉獻給鄉里和民眾。

    這一輩子爸爸沒留下什麼,只有人脈與名聲可以留給子女。

    妳是長女,爸爸希望妳可以承繼爸爸的心願,服務民眾奉獻鄉里。

    況且妳又是念法律系的,一定可以做的比爸爸更好。」

再來母親勸之以理:

「一來妳這個法律人,每每批評時政不遺餘力,現在難得有機會參政,妳竟然不敢!?

    二來,如果妳沒有提早修完學分與寫好論文,現在妳就會在大陸,

     自然也沒有人會鼓勵妳參選。所以這一切都是妳自找的,妳還能說不選嗎?」

啞口無言的我,只好硬著頭皮參選了。

我想,生命中的意外(或是機會!?)隨時會來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準備好迎接它!

 

雖是臨時決定參選,但該準備的工作卻一樣也少不得。

首先便是宣傳照。

為了要破除「嘴上無毛,辦事不牢」的年輕刻板印象,

所以競選文宣幹部決定

別人的宣傳照是要拍得年輕些,

而我的宣傳照卻是要拍得老一點,至少看起來要有30歲以上!

於是衣櫥裡的T恤與牛仔褲全部捐到舊衣回收筒,

媽媽與阿姨們帶著我去買許多看起來成熟、穩重、幹練的套裝,

而我唯一能為自己爭取到的權利是-可以不穿裙子!

搞定衣服之後接下來的是髮型,在換了2位髮型設計師之後,終於髮型ok了!

但理由並不是因為找到大家都滿意的髮型,

而是因為我的頭髮已經短到不能再剪了。

這一次的經驗讓我親身體會到台灣果然是多元化社會,

而在一個多元化社會中,妳總是可以找到反對黨!

在衣服與髮型都確定之後,就要拍宣傳照了。

這一次陣仗更大,總共換了四位攝影師才搞定。

不過這定稿的宣傳照片曾經鬧過不少笑話,我記得在當選後我搭飛機時,

櫃檯小姐看到我的證件時總是會問我委員何時會到機場,

當我說我就是委員時,她們總是會問我為什麼本人看起來比照片小10歲?

 

6年級這一個世代,普遍的問題就是台語說得不夠流利,我也不例外;

畢竟在學校辯論時都是用國語。

因此在決定參選後,我必須在最短時間內加強台語的表達能力,

當時大家討論之後決定讓我看布袋戲學台語。

所以在忙碌的競選行程中總是會特別排出時間讓我看布袋戲。

只是這一切卻在2個月後一次訪談中暫時劃下休止符。

當時記者特別訪問我-全國最年輕的立委候選人-心目中最喜愛的偶像是誰,

我說是「蟻天海殤君!」……。

霎時,全部的人面面相覷,在沉默幾秒後,記者進一步問倚天海殤君是誰、字要怎麼寫?

事後競選團隊知道原來「蟻天海殤君」是布袋戲新出現的角色時便一致決定,

2個月的布袋戲對我的台語能力並沒有多大幫助,反而讓我沉迷劇情;

與其如此,不如把時間花在掃街拜票比較實際。

 

大家都知道南台灣的民眾很熱情,因此在台南參選首要的課題就是如何和選民搏感情。

但我一不會喝酒,二不會抽煙,因此一開始在這方面真是吃足苦頭。

我記得晚上跑喜宴時,常常碰到選民問我說:

「那麼年輕!卻連酒也不會喝,還要跟別人參選幹嘛?」

而我總是不厭其煩的一一解釋,會喝酒並不等於會立法;而年輕才有體力勤服務。

「年輕」雖是大家對我的第一印象,我卻從不以「年輕」為藉口;

我告訴自己,只要擔任民意代表的一天,我就要「努力活在當下,開創自己的特色!」

欣慰的是,幾年下來民眾也慢慢接受我這麼一位不會喝酒抽煙的立法委員,

現在晚上跑喜宴,如果有人勸酒,旁邊的鄉親反而會幫我擋酒。

我想這就是台灣鄉親可愛的地方,

只要他們了解妳、接受妳、認同妳,那麼他們就會不求回報的情義相挺,

就是這種溫暖讓我在每每遇到挫折想放棄時,有了繼續前進的動力。

我想,從政對我而言雖是意外,但這個意外因為有了鄉親的支持而結出最美麗的果實。

難怪有人說「一張票,一世情!」

 

台灣的選舉還有一個特色,

就是為求當選,淚水、下跪等煽情攻勢不斷,黑函可以滿天飛、口水可以到處噴。

而在民國87年我第一次參選時,

我的文宣幹部把攻擊我的黑函給我看,建議我舉行記者會聲淚俱下的反控訴回去。

可是我真的哭不出來……,我只覺得很悲哀、心很痛,可是我卻哭不出來。

當時我心想,我參選就是希望能為民服務,

所以我不造謠抹黑、不暴力謾罵、不作秀,因此我絕對不可以哭;

只要我當選我一定要做的比別人好,這樣民眾就會知道誰說謊,這也才叫做選賢與能。

 

可是在一次問政說明會時,我卻忍不住哭了。

我記得那天晚上的氣氛很怪異,

因此在我上台發表政見前我忍不住問輔選幹部到底發生什麼事?

她告訴我說,有一位宣傳車小姐下午被其他候選人的支持者吐檳榔汁在臉上,

而那位民眾在吐完之後就躲進巷子找不到人了。

當我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我真的氣哭了!

為什麼要有選舉制度?就是讓民眾以選票表達自己的看法,人人一票,票票等值。

就算選民不願意給我一個服務的機會也無須捨正常的管道不用而走偏鋒啊!

況且職業不分貴賤,大家都是人生父母養大的,

既然如此為什麼要對一位年輕的宣傳車小姐做這種侮辱的舉動?

 

或許是因為我年輕,所以想法真誠又理想性很高,偶而會被人批評為不切實際。

但我始終覺得從政一定要保持真誠的心,否則扭曲的心最後會找不到回家的路-心的道路。

更何況我不想為了一份工作而扭曲自己成為自己也不認識的人!

 

我想所有參選過的人都會同意,在競選時一天總是當三天用,

滿滿的行程總讓人希望投票日趕快來臨,

但當投票日真的來臨時卻總覺得好像還有好多事沒做,

又希望再給我一點時間拜訪選民爭取選票。可見人真的是一種矛盾的生物!

我記得在投票日的下午就有記者要請我發表當選感言,

當時我說是否等開票確定後再發表感言,不然萬一弄錯就糗大了!

結果記者酷酷地說這是例行公事,因為立委候選人太多再加上有截稿的壓力,

所以他會請每一位可能當選的候選人都先發表當選感言,

如果我萬一落選,那他絕對不會播出我的感言,因此我不用擔心弄錯;

如果我還不放心的話,那也可以順便發表落選感言……。

當下我又上了一課!理想跟現實的差距有時總叫人心酸。

 

回首來時路,還記得剛當選時,偶而我還是穿著T恤與牛仔褲,選民鄉親看了就直皺眉頭反對;

當時我戴著鍾愛的米老鼠手錶,在沒多久後也收起來改戴名表-

因為自己親人在糾正數次無效後,乾脆買一隻名牌手錶送我!

因為眾人皆認為:「當立委要有立委的樣子!」

二十五歲就當選立委的我,強迫自己符合加諸於身上的各種制約,初時真是很不適應;

後來,我總會開車到海邊散心,一個人獨自面對大海沈思,鼓勵自己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做什麼,像什麼!」

 

現今,忙碌已是我生活的常態,

除了沒有週末假日,有時假日還比平時更忙,而這就是民意代表的生活。

面對忙碌、面對挫折,我常提醒自己,要把我執放下,把角色切換到「旁觀」的位置,

從第三者來看事情,往往會有客觀而有效的解決方案。

我想,從政是一趟深入內在的自我觀照之旅。

例如「跑場趕攤」時,身體隨著大眾的步伐,快快快、趕趕趕;

心卻像是一面鏡子,紛然變化的風光景物、人事變化,與各種感受一起流進來、再流出去。

動與不動、變與不變之間,都了然明白;凡事隨緣,心情愉悅。

用旁觀的角度,觀看自己跟旁人的心念流動。

 

於是,就像弘一大師吃到一盤太鹹的菜,夏丏尊勸他別吃,他不但吃了,還說:

「鹹是鹹了點,但也是好的。」

怎樣都好、隨處自在,人生道上、旅行途中,酸甜苦辣所有滋味都嘗過了,豈不精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law 的頭像
klaw

klaw律師的房間

kl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人生還是有選擇的
  • 是阿

    klaw 於 2012/09/28 18: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