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昨天的事了, 不過還是想發洩一下~

 

為了作朋友委託過來的DD案, 跟合作同事觀念不同弄得自己很沮喪~

做事很認真抓不到客戶的心理又有何用?!

堅持法律意見書法律事項檢查表文字要弄到最精確, 不能說不好,

但當客戶把時效性排到最前面時, 是不是還有必要在文字調整上打轉?!

沒錯!本所對於經辦事項以堅持品質著稱, 但是在客戶強調時效性時是不是要有點彈性做出調整?

跟工程案件一堆不好處理的案子比起來, DD是相對單純的案件,

除非審查對象公司真的有大問題會危害投資大眾, 比如有些文件被查出來卻要我們不揭露,

那堅持會是對的, 否則實在沒必要在一些枝枝節節上打轉, 特別是急件的時候,

客戶只會記得我們東西給得慢配合度不高, 不會記得我們作得多仔細~

下午跟對方溝通很久後當然是無效,

我想她十幾年的習慣要改也很難, 只能調整自己做事的方式, 碰到DD多攬點事情自己弄了~

當下還有一個律師函一個合約下班前要出, 再怎麼沮喪也只能打起精神弄出來~

 

正在這種心情不好又要趕東西的時刻, 接到老闆同學的電話,

是另一個網路侵權案子, 已經幫他公司向對方求償, 對方同意賠償並登報道歉, 

官司都不用打, 這是最好的狀況,

道歉啟事幾個禮拜前也給他老人家看過了, 既然沒意見我就傳給對方三個公司或個人用印,

結果老人家閒閒沒事想到又打電話來

"林律師我看道歉啟事那個女的名字後面不要加女士了, 這種人不用對她太客氣~"

"你們家邱律師很忙, 有些東西你要幫忙看阿balabala~"

 

怎麼說勒?他是T大法律老學長, 我只能聽訓阿~

已經喬好的事情他老人家是想把他搞砸是吧?! 上法院打官司比較有趣是吧?!

改幾個字不難, 難的是我要再跟對方溝通請他們三個再用印一次,

和解過程順順的走到底最好, 最怕中間橫生枝節,

如果對方突然轉個念頭"我幹嘛這麼傻掏錢出來又登報道歉?"

一個可以在一個星期內和解解決的案子, 馬上變成纏訟兩年還不見得可以結案的案件~

 

情緒低落還挨訓, 而且是為了無意義的文字修改,

想到今天有會計課沒辦法加班, 離下班只剩下一個小時, 東西卻還沒弄好,

老先生電話那頭還在balabala的碎碎念,

這通電話已經快成為壓斷駱駝脊椎的最後一根稻草了,

一直想說服老先生不要更動文字,卻只換來更多balabala,

講到後來我的聲音出現顫抖, 講話也開始大聲起來,

察覺情緒已經快要失控的我深呼吸一口氣說

"你老人家既然這麼說, 我們一定配合~"趕快把電話掛了,

不然三字經已經快飆出來了~

 

就是這樣沮喪的一天,

不過勒, 合理推斷不會是最後一次,

這份工作也有很窩囊垃圾的一面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law 的頭像
klaw

klaw律師的房間

kl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芷妍憶坊]
  • 希望你快樂!
    祝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