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新北市一名5歲女童日前因下體流血,被家屬緊急送到林口長庚醫院,
醫生治療後,在驗傷單上寫著「疑似性侵」,
並通知當地社會局安置,也已經介入調查;
而女童父親上臉書《爆怨公社》喊冤,
強調女兒是爬到書桌上玩,想要跳上床時,
遭「玩具屋支架」刺傷下體導致流血。
但一名當時經手會診的護理師,也出面po文打臉該名父親,
指稱女童陰道深處嚴重撕裂傷,出血量比成人月經還多,
因無法處理,所以轉診至長庚醫院,
單獨詢問女童後,
女童表示「天天被哥哥以生殖器插入陰道,之前也曾出血就醫過,
父母都知情,這次也是母親要求她說是被玩具撞到」。
此文一出,許多網友紛紛砲轟女童父親,
但女童父親認為此案仍在調查,
昨晚到新莊地區派出所,對該名PO文護理師提出妨害名譽告訴。」
 
想法:
1.整個經過我看了,
是否有性侵?誰是誰非?由司法去判斷,
但我認為護理師挺身而出的同時,
並沒有做好保護自己的措施!
(如果那個護理師是當時處理的護理師,不是冒充的話~)
 
2.根據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8條,
護理人員發現疑似性侵事件時,有通報義務,
主管機關(比如社會局)接手緊急介入安置後,
護理人員的責任就算盡了,
如果有什麼要說的,
可以在刑事製作筆錄或作證程序裡說明,
但這不包括在臉書將事實經過寫出來!
因為你是處理這個醫療事件的護理師,
根據護理師法第28條有保密義務,
雖然違反時並不構成刑法洩密罪,
(洩密罪沒有規範到護理師)
但違反的話還是可以處6000元至3萬元罰鍰,
如果因為這樣的事情被罰款,甚至被醫院內部懲處,
也是划不來的!
(至於護理師有無構成妨害名譽罪,
要看性侵案件的處理結果而定~)
 
3.父親有一個他的故事版本,
護理師跟醫師看到的故事版本是另外一個,
那就讓檢察官根據證據去判斷,
將之訴諸媒體公審,恐怕對當事人並不公平,
即使護理師認為父親說的版本很扯,也沒關係,
社會大眾自有自己的判斷,
在司法程序裡,就交給檢察官在偵查中洗臉他就好了,
不需要急著在這個時候出面反駁父親的說法,
因為這也涉及到醫病關係的問題,
如果在家屬沒有授權的情況下,
醫生或護理師跳出來針對自己處理個案發表意見,
甚至指責家屬說得不對、說謊,
我想這個已經超出護理師應該做的範圍了!
 
4.我認為護理師這次前半段(通報部分)做得正確,
但後半段(出面發言駁斥父親作法)則是太過,
後面的行為並沒有辦法用一個正義感作為免責事由的~
 
結語:
有正義感,很好,
但請把正義感用在正確的地方,
為了這個案子出庭作證,也是正義感的一種展現,
在還沒作證之前,就讓自己陷於違法情狀,
不但沒必要,也是不值得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law 的頭像
klaw

klaw律師的房間

kl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water0324
  • 性侵很過分
  • 執日
  • 想請問這種要是事後法庭裁判出來證實真的是性侵
    那這名護理師還會有妨礙名譽的問題嗎?
  • 訪客
  • 林律師提到:"...挺身而出的同時,也要注意自己安全...",讓本人想起13年前的玻璃娃娃事件,某所高中有個玻璃娃娃學生原本有專門的同學在校園背他,有天這位專門背他的同學請假沒來上課,班上另位同學自告奮勇要做功德(義務)背他,誰知在上樓梯之時不慎滑倒而把這位玻璃娃娃給摔死!這名做功德的同學被以殺人罪移送法辦,承審法官不考量身障人士的出入問題,反而在有罪判決書冷冷寫道"做好事,要量力而為!".
  • 這種判決就會讓人覺得應該自掃門前雪才對

    klaw 於 2018/10/08 14:33 回覆

  • 義勇救小女孩而犧牲之男子,他的女友燒炭自殺而死!
  • 碰上一些事,找警察或消防員,不要被中小學課本所歌頌的見義勇為義行給呼嚨了!畢竟總不能讓警察或消防員白白地領取人民的納錢,況且並非人人都是內政部的員工,沒必要為內政部做功德與背責任!


    英雄曾入夢!女友感傷;拜託再來看我

    2018/09/14 10:12 蘋果即時

    日前在宜蘭神秘海灘,為了救女童而送命的男子吳東樺,今日又傳出,女友疑似走不出男友離世的悲痛,今早燒炭身亡。而在她臉書也提及,男友曾入夢,看得出對男友用情至深。

    吳東樺女友朱姓女子,今早傳出燒炭身亡。她在3日時,還曾分享男友照片,寫道:「寶貝你剛剛來看看我了,你拉著我可是我卻走開了!你不會生氣吧......拜託在回來看看我求你了!」

    當時網友也紛紛打氣鼓勵「加油」、「堅持下去」、「要堅強」、「請節哀」。但未料朱姓女友還是走不出失去男友悲痛,選擇輕生卻留給家人無限遺憾。(即時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真的是英雄,

    只是路見危難就失了自己的姓命。

    反倒是爛家長,自己小孩不顧好,

    害死一對好人跟恩愛情侶!!
  • 訪客
  • 樓樓上留言玻璃娃娃的案件錯了吧,刑事是老師被檢察官起訴過失致死,但一樣無罪,不知道那判決書哪來的?
  • 回5樓,當年義務背玻璃娃娃卻出意外的同學被判保護管束三年(吳宏謀當官害死50條人命也沒被判這麼重)
  • 罹患先天性成骨不全症的「玻璃娃娃」顏旭男,二○○○年九月十三日,在北市景文高中由陳同學抱往地下室上體育課(註:原本負責的同學因故請假),因天雨路滑摔跤致死,意外發生後,刑事部分老師白秀蓮無罪,陳同學則被判保護管束三年(註:如果吳東樺在宜蘭沒救活女童且他自己活命,女童的家屬會不會反告就是因為他雞婆而控告他?)。

    顏家向陳同學及景文高中求償七百三十三萬元部分,一審法官認為,陳同學不知道顏是玻璃娃娃,加上陳同學熱心助人,沒處罰必要,判顏家敗訴。

    但二審法官卻認為,陳同學雖好心助人,但也應量力而為,事發當天天雨路滑,陳同學卻未小心抱穩顏旭男導致他摔死,因此仍須負擔過失責任,改判顏家勝訴,陳同學和景文高中須連帶賠償三百三十三萬餘元。結果判決一出,立即引發社會抨擊。


    2005/12/30 新聞

    玻璃娃娃顏旭男五年前在景文高中上體育時 ,由好心的陳同學抱著下樓時不慎摔死,高等法院民事庭今年八月判決陳同學和校方須連帶賠償顏家三百三十三萬元,引發社會輿論譁然,立委徐中雄還痛批法官是來自黑暗星球。最高法院昨將全案發回台灣高等法院重新審理,重審的重點則是好心的陳同學,是否須負這麼大的過失責任。

    枉做好人

    顏旭男的哥哥顏凡韋,昨晚說:「我們早有心理準備,在媒體炒作下,法官也只能順從民意。」同樣也是玻璃娃娃的顏凡韋說,自從高院判顏家勝訴後,一家人承受極大的社會壓力,他說:「我現在出門都要戴帽子,因為常有路人指著我罵,我也是這個判決的受害人!」

    二審判陳同學、陳母、景文高中敗訴,須賠償顏家三百三十三萬元時,引發社會輿論強烈批評,更有許多玻璃娃娃以及身心障礙的學生遭學校拒收。本身也是身心障礙者的國民黨立委徐中雄,不僅大罵:「法官如同來自黑暗星球!太荒唐。」甚至還拄著拐杖,代表社會向陳同學鞠躬道歉,他並發動募捐,幫陳同學籌措賠償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