宥勝昨出席BOO-BOO BALM母嬰護膚品記者會,
兒子剛滿3個月的他,積極創業打拼,
但有次他因開會晚歸1個小時,
還把同事帶到家裡打算繼續挑燈夜戰,
不料老婆小嫻理智已斷線,拉到小房間在他耳邊說,
「如果我會跳下去,就是你害的」,
嚇得家住16樓的他冷汗直流,再也不敢造次。

恩,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不過先生加班,老婆就要跳樓的話,
張山地可能要跳好幾百次了(菸~)

說到這個,突然想起n年前有一次陪偵,
因為被告人數眾多,k跟所裡其他律師都挑燈夜戰,
聯合報隔壁刑事局偵訊結束,已經晚上12點了,
檢察官說要聲押,
一堆律師只好搭計程車轉戰新北地院,
中間還轉去復興南路清粥小菜吃個消夜~

因為法官還要看卷,
所以凌晨兩點多律師們還在等庭,
突然間有一個女鬼(X,應為年輕女子)翩然飄至,
指著某年輕律師(T律師)大罵,
其他律師莫不面面相覷,想說是哪裡來的潑婦?
結果是T律師的女朋友現身新北地院,
痛斥其男友為何現在還在法院!

T律師固然滿臉尷尬,不斷陪笑解釋,
在旁的林北也是一臉黑人問號,
不禁再一次回顧四周,
確認自己是在法院,而不是林森北路~
(一切都是幻覺,嚇不倒我的!)

如果說男朋友半夜不回家,是在酒店鬼混,
被抓到,當然要噹一下的,
可是,男朋友是在法院加班耶!
這個有甚麼好生氣的呢?
要不是有案子在處理,
誰願意三更半夜待在這個鬼地方餵蚊子呢?

T律師女朋友走後,K安慰了一下他,
說你又不是跑去酒店,她有甚麼好生氣的?
好脾氣的T律師只是笑笑,
果然女朋友是正妹的好處就是如此,
再怎麼任性,男生都會覺得好可愛~

結語:
雖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不過男女之間就是一個互相,
今天太太照顧小孩很累,先生就要識趣點多做點家事,
(不打勤不打懶,專打不長眼就是這樣~)
明天先生要加班,太太也是要多擔待,
夫妻本來就是partner,如果沒有互相補位的觀念,
一直計較誰分攤得比較多,誰比較吃虧,
那這個家庭一定是失誤不斷,夫妻間永遠爭執不完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klaw律師的房間

kl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