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台灣退役將領前往中國參加政治活動,
甚至在台下聽對岸領導人訓話的畫面,引發軒然大波,
蔡英文政府為此有意修法,約束退役將領在中國活動時的行為,
陳長文律師為此投書媒體,
表示此舉踐踏軍人尊嚴,他為其陣亡父親感到寒心,
他為那些退役將領開脫的說法是,
國家尊嚴不等於國家機密,如果沒有洩密,就沒有問題,
退役將領在大陸的行為,屬於言論自由,
他說:退將不認為是在傷害「國家尊嚴」,
他們可能認為,軍事交流有助於台海的和平,
出席大陸的「國慶」典禮,
也是體現「一個國家、兩個地區」的憲法規範,
結論是這樣的限制,讓軍人退休之後,
反而變成二等公民,承受著歧視性的限制,違反憲法規定。
https://udn.com/news/story/7339/2330647

對於陳律師上開意見,k完全不同意!
理由如下:

1.第一個,
不管是兩個國家還是一個國家兩個地區,
都改變不了「兩邊還是敵對狀態,飛彈相互指著」的事實!
(1947~1949年兩邊同一個國家,還不是打得你死我活?)
即使是內戰,敵我之分,還是有的!
(不然台灣今天抓什麼共諜?)
這個跟言論自由有什麼關係?
你退役將領主張兩岸同屬一個中國,那是你的言論自由沒錯,
但是你跑去參加對岸的國慶大典,跟言論自由有什麼關係?
就算是兩岸同屬一國,
套用國民黨最愛的講的一中各表,
這個中,也只能是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我們是不承認的!
對岸國慶大典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慶大典,
干你「中華民國」退役將領屁事?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慶,就是中華民國的忌日,
中華民國都還沒亡,
你中華民國將領跑去參加中華民國的喪禮幹嘛?
敵我不分就敵我不分,不戰而降就是不戰而降,
跟言論自由有什麼關係?

2.第二個,
軍人的天職,就是打仗,
要談和平,怎麼輪,也輪不到你軍人去談!
那些退役將領把自己到對岸搖尾乞憐的荒謬舉措,
講成為了兩岸和平,是往自己臉上貼金!
兩岸的和平,
是你有戰機我有飛彈,你有槍我有砲(後面有美國撐腰)換來的,
跟你們在對岸聚餐喝酒聊是非,一點關係都沒有!
我想說的是,
你們怎麼不誠實點,
說自己是為了自己在對岸的小生意在努力呢?

3.第三個,
將領分很多種~
第一等的,力戰而亡,
陳長文的父親陳壽人少將是陸軍69軍參謀長,
在三大戰役結束,國民黨大勢已去敗局已定的情況下,
他把妻小帶到台灣安頓後,
大可找個藉口留下來,不要回大陸打那個毫無勝算的仗,
但是他沒有拋下他的同袍,
回去力戰而亡,
知其不可為而為之,雖然傻,甚至愚蠢,
但是他沒有辜負他的軍人身份!
第二等,力戰而降,
比如杜聿明范漢傑,雖然在三大戰役中戰敗被解放軍俘虜,
起碼嘗試過了,努力過了,不能苛責!
第三等,不戰而逃,
還沒跟解放軍交戰就逃跑,甚至拋下自己的部隊的,
這個算是非常低級的,不過還不算最低級的!
第四等,不戰而降,
連一槍一砲都沒打,就臣服了,
這個比小兵還不如,根本沒資格稱為將領!

退役將領連一槍一砲都沒打,就跑去對岸參加國慶大典,
在對岸領導人面前夾懶蛋聽訓,一個屁都不敢放,
回來台灣倒是神氣得不得了,
講政府這裡不好那裡不好,這裡抗議那裡抗議的
(喔!這個就真的是言論自由了!)
陳律師舉他父親的例子為這些退役將領叫屈,
要這些退役將領如何自處呢?羞都羞死了!

結語:
將領不知亡國恨,喪禮猶唱後庭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klaw律師的房間

kl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0329
  • 你好,請問你說「你退役將領主張兩岸同屬一個中國,那是你的言論自由沒錯,
    但是你跑去參加對岸的國慶大典,跟言論自由有什麼關係?」是指言論自由只保障以言語的方式傳達思想,不及於具有理念的行為動作嗎?那麼燒國旗應不應該保障呢?再者,總統打算修法限制退將的行為,但這位總統當選的那晚,曾說沒有人應該為他的認同而道歉,但如果這個人是退將,而他的認同對象是中國,雖然不要求他道歉,但對他處以罰款或減少他依法應得的退休俸,這樣符合她自己的話嗎?

  • 不是什麼行為都可以用一個言論自由合理化的,
    不然兩軍交戰叛變,也是言論自由囉?
    另外認同ㄧ中沒關係,那個一中也不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中華民國軍人參加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典禮聽訓,
    是哪門子言論自由?

    klaw 於 2017/04/03 11:51 回覆

  • 0329
  • 所以你認為國家應該對人民的認同對象做審查?那麼應該由誰審查?審查標準是什麼?認同台灣國的該不該罰?認同日本國的該不該罰?

    還有,退將不是現役軍人,而是普通人,對現役軍人的權利做限制還有其正當性,憑什麼對普通人的言論做限制?而且還是高度政治性的言論?

    換個立場,舉個例子來看,如果國民黨執政時期,也處罰參拜靖國神社的台灣人,理由也是為了國家尊嚴,不容許國人認同日本的軍國主義,可以嗎?

  • 就跟你說跑到敵軍軍中聽訓不是言論自由了,還在那裡言論自由,
    軍人退伍後就不需有武德了嗎?
    可以啊!那就不要拿國家的錢,愛去哪就去哪,
    不用什麼事情都拿日本說嘴,
    日本對台灣有主權野心嗎?現在還是軍國主義嗎?

    klaw 於 2017/04/04 20:11 回覆

  • 0329
  • 為什麼不是言論自由?以行為表現自己的國家認同,我認為是高度政治性言論,要對政治性言論作限制,不應該舉證限制的目的有多麼重要,手段又與目的具有緊密關聯嗎?


    提日本就是要拿不同立場來比較,才看得出差別在那裡,如果參拜靖國神社是自由,參加對岸國慶也是自由,兩者的言論內容不同,但保障應該一致,什麼主權野心之類的,只是討厭退將的說詞而已,那些參拜靖國神社的人,也有被討厭的理由,因為即使不在乎中華民國,單看台灣,靖國神社裡面也有供奉參與乙未戰爭的日本軍人,竟然有台灣人去拜它?但就算再怎麼討厭這些人,國家也不能任意限制言論自由,除非有極為重大的目的,以及手段的緊密關聯,我看不出來處罰退將有符合這兩點。如果堅持退將參加對岸國慶就是與言論自由無關,那也由你,但我不認為民主國家對言論自由的保障應該這麼低,最近不是還立了個言論自由日嗎?想要捍衛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嗎?真諷刺!

  • 軍人就算認同一中,那個一中也是中華民國,不會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跑去敵營聽訓,是哪門子的言論自由?可以跟燒國旗相比嗎?
    我說您也別往他們臉上貼金了

    klaw 於 2017/04/05 16:46 回覆

  • 0329
  • 你除了說參加對岸國慶不算言論自由,這個只是結論而看不到推論過程外,還能講什麼?你否認參加國慶有一定的意念表達?你否認這種意念該受憲法保護?那憲法的言論自由做什麼用的?

    你要反駁陳長文,有提出什麼有力論點?只說一些敵國威脅,主權野心之類的,就可以當作處罰理由?這是法學論述嗎?這些只能當作你個人對退將行為的評價依據,怎麼能作國家限制人民言論自由的基礎?

    又說要認同一中,也只能是政府選擇的那個一中,為什麼換黨執政以後,政府替人民做選擇變得這麼理所當然?

  • 如果什麼東西都可以用言論自由包裝,
    那洩密給對岸也是言論自由,是這樣子嗎?
    不是甚麼東西都可以用言論自由包裝的
    認同一中是一回事,那個一中怎麼會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勒?
    這樣子的話,有甚麼資格回來領中華民國的退俸呢?

    你不用再替退將抹粉了,
    叛國行為用言論自由包裝,是污辱言論自由這四個字!

    klaw 於 2017/04/06 16:18 回覆

  • 訪客
  • 陳長文說的是參加國慶,又不是洩密,少來混洧視聽。
    你已經講三次可認同一中,但不可認同中華人民共和國,顯然你認為國家有權替人民決定認同,不符國家設定的認同,就可以處罰,什麼言論自由,都比不上國家權力,最好你這種想法也會用在其他地方,像是台灣民政府之類的。

    這篇文章給你看看,說不定你會有一些新想法
    王健壯/這個政府缺乏民主警覺
    https://udn.com/news/story/7340/2336836
  • 不是什麼事都可以用言論自由包裝或合理化的,
    退休將領的退休金及尊榮的前提,就是忠誠,
    沒忠誠,就不要回來拿錢,去找中華人民共和國要

    klaw 於 2017/04/08 23:20 回覆

  • 訪客
  • 你只會說沒有就是沒有,完全看不到任何說理,過去的政府處罰人民的思想,也是說你沒有就沒有,結果現在還有人一樣,只從自己對退將的厭惡,膝反射式的認為處罰他們很合理,根本不在乎言論自由,這不過就是一般人的想法,還想打臉陳長文?等你找到法學上的理由再來吧
  • 陳律師那個說法,是很牽強的,
    所謂的言論表達,比如燒國旗,這個動作本身有他要表達的意義,
    才是用行為表達自己的意見,
    至於跑去廁所尿尿、跑去參加活動,去跑馬拉松,
    這些行為本身,就是行為而已,沒有要表達什麼意見,
    是沒辦法用言論自由包裝的,
    你不懂,就算了,
    陳律師應該知道他這個論述很牽強,只能騙你這種不懂的

    klaw 於 2017/04/12 00:05 回覆

  • mtl
  • 二十年前的陳長文是怎樣子? 我看汪報時有他的專欄,那種論述水準難以想像曾是"國師",簡單來說,他只給你看象鼻就說大象像條蛇,給另一群人看象腿就說大象像根柱子,在另一群人前秀象耳就說大象像扇子,不肯把整隻大象秀出來
    有一篇讓我跌下椅子的是講中國虐囚問題,他居然寫不是政治犯就不用怕被虐待,護航護到老番癲了
  • mtl
  • 找到讓我笑掉大牙的陳長文專欄: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60415000462-260109

    "我方,有哪些考量?保護台灣的詐欺被害人嗎?事證多在大陸,兩岸的詐欺嫌犯是共同犯案、若分兩地取證偵審,恐怕交叉取證不足,或因此導致嫌犯在我方司法嚴格無罪推定及程序正義下無罪釋放或輕判,未能有效遏制犯罪。

    保護嫌疑人基本權嗎?嫌犯顯非政治異議人士,在陸人權尚無顯著疑慮。我方也當積極促陸方確保正當法律程序保障,並爭取赴對岸取證,亦可要求在陸方法院判決後(刑期比台灣重)將罪犯遣返回台服刑。"

    靠,原來陳長文邏輯是"儘管在中國政治犯會被侵犯人權,但不是政治犯就不用擔心人權被侵犯"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