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除了殺警案之外,
還有另外一個新聞,
就是廣慈博愛院原址改建公共住宅,
遭到當地居民抗議的新聞~

當地居民希望該地不要弄公共住宅,最好弄成公園,
說一下子蓋一兩千戶,
一口氣進來上萬人,對於當地交通會造成影響,
甚至有議員說
應該要方圓1公里的居民過半數同意,
才可以蓋公共住宅,
他們沒說出口的是,他們不希望房價受到影響,
他們沒說出口的是,他們不希望窮人當鄰居,
(如果地是私有地,建商愛蓋幾戶就幾戶,
也不見居民哪來那麼多意見?
如果是蓋帝寶,
居民大概還要額手稱慶熱烈歡迎一下~)

廣慈博愛院在哪裡?
在信義路六段,
過基隆路後,還要走好一陣子,已經快到山邊了,
k二十幾年前,搭國光號通勤到台北念書,
經過基隆路跟忠孝東路那個轉角,
從來沒注意
忠孝東路過基隆路以東的那一個區塊,
(那個時候信義計劃區還是一片荒煙蔓草,
也沒有101,更沒有百貨公司)
我的心目中,台北,是基隆路以西,
基隆路以東,不是台北,
那裡是窮人住的地方,
不窮,怎麼會住到這麼邊陲的地方?
甚至20年後k住到基隆路以東,
(聽說不需要當地住戶同意喔!)
碰到老住戶,
還會聽到『這裡以前是窮人住的地方』之類的話~

現在廣慈博愛院發生的事情,
基本上,
就是過去的窮人,排擠現在的窮人,
幾十年前買不起市中心,只好住到台北市邊緣,
現在城市發展起來,
原本的邊緣地帶,房價變得沒那麼邊緣,
居民突然間自信心大增,覺得自己不是窮人了,
開始排擠窮人年輕人進來,
覺得他們不配,
(沒努力怎麼可以住到天龍國?)

他們忘了,他們也曾窮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klaw律師的房間

kl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