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一個新聞,

高雄有兩個年輕女子未戴安全帽無照駕駛闖紅燈,

警察看到追上去,緊追不捨約半公里,

最後女子機車從小巷裡竄出撞擊汽車導致輕重傷,

其中一名女子昨天拔管不治~

 

這件事情引發鄉民討論,

有的說警方執法過當,有的說警察是依法行政,

在新店碧潭派出所服務的施姓警員,也針對此事表示意見,

他說在警專上課學到「見警就逃、非奸即盜」,

所以他認為警方追車不是他違規,而是懷疑他是「犯罪嫌疑人」。

他保守估計,

制服警察巡邏查獲案件中,有過半數是嫌疑人違規。

 

該員警並表示:

一直以來長官總是要他們遇單純違規別追車、事後舉發就好,

讓他不禁反問長官、以及喜歡在談話節目耍嘴皮子的名嘴,

要如何區分「單純違規」跟「有犯罪事實」?

「犯罪嫌疑人臉上沒有寫字啊!

還有,你們以為我們就只是單純想開他罰單而已嗎?」

施姓員警也說,在台灣最不缺的就是嘴砲人,

認為如果一昧顧慮違規違法的人權,那還需要警察、法律嗎?

「小妹妹,妳的死是妳們自己選擇的,

對我來說沒有任何遺憾跟可惜,警察,依法行政何錯之有?」。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local/20150909/687773/

 

這番言論在網路上引發一連串論戰,支持及反對的都有~

 

看到這個新聞時,k的第一個念頭就是:

這個案例不就是大一刑法期末考考題嗎?

 

那時k剛上大學,刑法念得濛濛懂懂的,

遇到第一次期末考,不單k,其他同學沒有不緊張的~

(刑法這樣的學科,涉及相關犯罪行為及罪責,

課堂上討論的殺人放火,對於18歲的小孩,實在距離太遙遠了~)

 

結果期末考出了一題,題目大致如下:

某警員在值勤,看見一少年闖紅燈,經該員警制止仍加速逃逸,

該員警因此駕駛警車鳴笛,追逐該少年,達三公里,

沿路車輛行人紛紛走避,還差一點被警車撞到,

最後終於攔下該少年,將之送辦,

請問:該少年該當何罪?員警作為是否違法?

 

記得考試結束出來,大家紛紛互相詢問,你的結論是什麼?

一旦發現自己的結論與他人不同,還會相當扼腕,

(那時大家脫離聯考才半年,還沒脫離標準答案的迷思~)

 

那時k傻傻的,都亂寫,大概就是中規中矩,

不過聽到一個同學的答案後,豁然開朗,

發現老師希望我們思考的點,並非刑法三階理論,

而是法益權衡比例原則,

自己好像沒有思考到那個層次~

 

那個同學說:

"你們不覺得奇怪嗎?單純的闖紅燈,警員為何要窮追三公里?

窮追過程中,難保不會造成意外事故,甚至撞到一般民眾阿?

這個比例原則好像有點問題!"

 

回到這個案子,

當然,警員的認知是「見警就逃、非奸即盜」,

所以警員啟動追捕行動後,就是依法行政~

但是,依法行政下還是需要遵循比例原則的,

在沒有確定對方(除了交通違規外)涉犯何罪的情況下,

有沒有必要窮追不捨?是值得討論的!

因為窮追不捨的過程中,會不會撞到其他民眾?也是要考量的,

這裡面要考慮的,絕對不是只有"違規少女"跟"執法公權力",

還有"其他無辜的民眾的生命安全"~

 

另外,警員提到依法行政固然理直氣壯,

那我也要問一句,

對方都「見警就逃、非奸即盜」了,幹嘛不依法開槍勒?

 

警員也許會說:"喔,對方並沒有跡象顯示有危險性,所以不用開槍!"

 

這就對了嘛!

 

警員依法行事之際,是要考慮各種因素,選擇適當的處理方式,

拍照告發   追捕50公尺   追捕200公尺   追捕500公尺

對空鳴槍   開槍

這麼多作為裡,警員要判斷哪一種是最適合的,

不是一遇到「見警就逃、非奸即盜」就直接採取最激烈的開槍,

那在看見違規少女逃跑時,

應該要考慮的是,比例原則,

是否要追到底?見仁見智,

但絕不是碰到「見警就逃、非奸即盜」就一律追到底,

這樣的做法也不正確,

不然該員警的上司為何要一再告誡遇單純違規別追車、事後舉發就好?

 

另外員警提到「犯罪嫌疑人臉上沒有寫字啊!

還有,你們以為我們就只是單純想開他罰單而已嗎?」

並拿出依法行政合理化自己的行為,

這點我是有意見的~

 

遇到交通違規,追上去不是為了開單,

而是有其他目的(也許會逮到一個通緝犯,也許會查到毒品),

這樣的考量,已經不是從公共利益出發了,

而是為了私利!

 

因為查到通緝犯有績效點數,查到毒品有績效點數,

為何不追?

至於違規少女可能發生的危險,

或追逐過程中一般民眾可能發生的危險,

與我無關!

 

這樣的想法可以說是為了公眾利益嗎?

 

如果員警是抱著這樣不正確想法去追逐的話,

違規少女在他眼中,就是一塊肉而已!

 

我覺得施姓員警很坦誠,

抱持這樣想法的警員應該也不在少數,

但是勒,

值勤時如果沒有把握住比例原則,是可能執法過當的,

不是什麼事情抓到一個法律依據,就可以愛怎麼幹就怎麼幹的~

 

相關法條:

警察實施臨檢作業規定第8點第1項第2款

交通稽查執行要領:(一)違規事實明確案件之稽查:

2.應遵守比例原則,不得逾越必要程度,

對於攔檢不停車輛,應 依規定逕行舉發,

除現行犯或經合理懷疑為刑事犯者外,應避免追車,

以免駕駛人驚慌失控,發生交通事故等意外,造成民 眾生命財產的損失;

另應注意執勤技巧,避免突然或於高速行 駛中攔車,

以免發生危險或造成交通壅塞。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klaw律師的房間

kl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陳竟瑜
  • K先生
    您好
    看了幾篇您的文章覺得很受用
    此篇學的了法益權衡比率原則
    也是我第一次聽到的名詞

    對於這個案子個人有小小的看法

    我比較偏向警察執勤沒有錯

    原因是我看到電視新聞記者
    去訪問騎車少女的母親時

    這個母親一邊難過一邊說我有教呀!我怎麼沒有教

    我教她遇到了臨檢不要逃要乖乖的停下來

    我看到了相當傻眼心情只有無奈

    難怪 你的女兒會出這麼大的事
    年紀輕輕要背上害死同學的罪名一輩子

    這個案件我反而認為家長的責任
    比少女與警方都要大
    (因為少女未成年)

    而且台灣現今社會上加害者與他們的家人

    好像比較被法官與媒體注意到他們的人權

    被害人跟家屬都要被迫要求放下與原諒

    好怪異

    任何人都不能要求別人原諒誰

    只有自己的心真正去原諒了日子才能往下走

    我才會認為好怪
    這個是對受害一方的變相霸凌
  • 這種案子要優先檢討的是警察,
    因為他吃公家飯,以後也會用到公權力,
    對其監督力道是要嚴格一點的~

    klaw 於 2015/10/07 22:07 回覆

  • 訪客
  • K大律師您好,請問您撰寫文章時,有無檢視所援引法規是有現在仍然有效的習慣?「警察實施臨檢作業規定」早在您PO文時點的十年前(94.01.27)業經政部警政署警署行字0940013862 號函廢止
    至於在是否有其他重大違規或犯罪嫌疑仍然混沌不明,尚待調查的情況下,對於輕微違規遭攔停而不止的駕駛高速追蹤稽查是否違反比例原則,仍宜參照部分較接近社會上未受法律訓練的一般理性之人的平行評價的司法實務見解,如臺灣高等法院花蓮分院97 年上國字第 1 號民事判決:
    「......如上開所述,上訴人之子歐彥良之違規行為是否輕微自非以事後查知之情形認定,而應以行為當時其所呈現之違規情況判斷,本件被上訴人所屬警員於發現上訴人之子歐彥良有改裝藍色剎車燈及排汽管等違規行為之際,係以表示其身份而要求停車受檢之方式執行,惟尚未確知違規項目時,死者歐彥良即行加速逃逸之行為觀之 (參以近年於公路上有多起警員以單純查緝交通違規事項,而違規行為人有更重大之違法行為,竟於受檢時持槍對警擊發之事件,依當時情形,實難判斷本件違規行為人當時是否亦為此種情形),執行員警實難依當時之情況即判斷違規行為人僅係輕微之違規,故而採取各種必要之查緝方式,依警察職權行使法第3條第1項、第2項、第6條至第8條及違反道路交通管理事件統一裁罰基準及處理細則第10條等規定,尚未違反任何比例原則,依當時之情形,僅採取逕行舉發之方式難免認為執法人員未盡力執行職務,故而本件執行人員採取之方式,本院認為係積極盡力執法之表現,尚難認有何違反比例原則之處。」
  • 我援引法條是用法源或植根系統,
    基本上會注意到該規定是否已經失效,
    像你講的這個規定,植根系統並沒有標明已經廢止,
    我的理解就是還沒廢止,
    你提出函示表示已經廢止,我謝謝你的指正

    另外高等法院的判決應無拘束其他法院的效力,
    我想你應該很清楚,
    你引的高院判決可以支持你的看法,
    但是那個判決在實務上並非一個權威性的見解,也是事實~

    klaw 於 2016/09/28 15:00 回覆